[历史随笔]透视马基雅弗利时期意大利历史的一些细节

历史百科网 136 0

罗素说: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在理论哲学方面虽然没有产生可以称谓为大家的人物,但是却在政治哲学中造就了无比卓越的一人――尼科罗.马基雅维利。何以在此时期的意大利会有马基雅维利的政治哲学出现,而不是等到更晚时期的洛克,这是与当时历史下的意大利的政治结构相关联的,我不知该如何评述马基雅弗利的政治哲学思想,只想通过他的时代背景说说那一段纷乱繁杂的历史。

   马基雅弗利(1469――1527),意大利佛罗伦萨人,出生在一个有法律背景的家庭,家境可以算得上小康,青年时期赶上多明我会修士萨万纳罗拉成为佛罗伦萨的“僭主”。萨万纳罗拉在那次名垂历史的可笑的多明我修会方济格修会之间趟火场的验证中失败而被逐出佛罗伦萨。萨万纳罗拉败倒之后,马基雅弗利在佛罗伦萨政府中谋的一个小差事,但是不久之后却得到赏识,经常被委以外交使节的重任。1512年美第奇家族复辟,一贯与美第奇家族做对的马基雅维利也走到了其政治生涯的终点,但是美第奇家族并没有处死马基雅弗利,关押了他一些时日后便把他开释了,之后他一直过着著书的隐居生活。美第奇家族是从1464年科斯姆被称谓为祖国之父后佛罗伦萨的统治者。

  意大利在两百年前还只是个地理概念,上溯到文艺复兴时期你几乎更是看不到意大利有任何可能统一的迹象,倘若说可以统一的话,也是法国人,德国人用武力征服下的统一,亦或者是教皇用阴谋玩弄手段下的联合,然而就连这个意大利人也没有期望到。

   马基雅弗利时期的意大利由德意志皇帝辖地(两西西里王国)米兰公国,萨伏伊公国,威尼斯与热那亚城邦,巴伊洛尼家族统治佩鲁贾,本蒂沃利奥家族统治波洛尼亚,罗马属于罗马的领主,美第奇家族占据佛罗伦萨,斯弗尔查家族除了领有米兰外还领有佩扎罗。尚还有许多依附于法国,皇帝,以及教会的诸多领地,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国或是城邦除威尼斯名义上领属于拜占庭之外都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臣属,然而这个臣属不是以契约保障的,却是以习惯维系的。在这个时期主导意大利政治的是拥护教皇与皇帝的归尔夫派与吉伯林派,这两个派别早在十二世界初期就将教皇与皇帝的纷争蔓延到意大利的各个城市,直到路德马丁分裂了教皇的势力后才平息。

   历代教皇与霍亨斯陶芬家族统治下的德意志帝国之间的争斗使得意大利的政治情况与西欧其他王国有着截然不同的政治形态。在法兰西、德意志、英格兰、西班牙封建采邑制度已经发展并对王朝政治起到稳固作用的时候,你断难在意大利欣赏到采邑上的封臣在领主的契约下率领农民去攻击国王。

   其实马基雅弗利的《君主论》对当时各个公国的生存状况做了很好的描述,对于各个公国的僭主们包括教皇是如何篡夺、如何保护、怎样失去他们的领地都做了详细的分析。他在行文中以一种无奈的口吻赞颂了残忍的手段、卑鄙的阴谋之于僭主们维系利益的作用,从而让我们感慨也只有在意大利能在当时把外交哲学,政治哲学挥发到极至,并形成理论,就像也只有在威尼斯才能发明了护照,佛罗伦萨为了征税而形成并完善了统计学一样。

   马基雅弗利时期的意大利,大小暴君的专制已经稍稍有些放松,不过通过雇佣军队又成长起来一些新的较大的暴君,比如阿拉贡王朝下的两西西里与那不勒斯,这一时期的雇佣兵首领又成了一个个小的暴君,然而关于这一时期的雇佣兵对于孱懦的意大利人才显得可怕,而当他们遇到法国人或是德国人时你就发现他们有多么的胆怯与可笑了。

   当法国国王查理八世征服意大利的时候,他只有如下兵力组成,全副武装的骑士1600人,弓箭手3400人,国王卫队200人,轻骑兵500人,步兵6000人,瑞士雇佣兵6000名。查理八世几乎没有带什么钱财与给养,他晓得意大利人是可以供给这些的,萨伏伊公爵甚至把老婆的宝石奉献给查理八世让他卖钱。而反抗侵略者的意大利军队几乎都是由雇佣兵组成的骑兵队,骑兵队成员高价受顾于雇佣兵的首领,雇佣兵首领又高价受顾于为他们从事危险服务的君主们。马基雅弗利叙述说,这些雇佣兵首领都起了一些吓唬老百姓的绰号,叫做什么“砍断腿”或者“砸个烂”或者“吓煞人”。雇佣兵首领们把属下当作捞取钱财敲诈领主们的资本,根本不愿意自己的兵士有什么损失,他们的存在只想吓唬侵略者们而根本没有勇气与胆量打击侵略者,法国人历来是让意大利人害怕的,查理八世的军队还没到,雇佣兵们便都做鸟兽状散逃了,如果说有什么损失的话,那就是在逃跑中被自己人践踏死的“英雄”。

   1494年查理八世开始征服意大利,首先臣服的是萨伏伊公国。佛罗伦萨美第奇家族的皮埃罗恳求查理八世镇压萨万纳罗拉煽动起的暴乱,但是查理八世还没来他就被萨万纳罗拉赶出佛罗伦萨而避居威尼斯,尽管查理八世告诉皮埃罗可以帮助他复国,但是胆小的皮埃罗还是不敢走出威尼斯半步。

   法国人帮助西耶纳人把托斯卡纳人赶跑之后,由于并没有留下强力兵团保护向他们称臣的君主,因而等法国人走了之后,托斯卡纳人再度奴役这个城市。解放了西耶纳之后,查理八世又开始向罗马进军,教皇想同查理八世谈判,但是谈判无果,教皇躲进圣昂热城堡,但是当查理八世的马拉铜炮对准城堡准备射击时,教皇只好向查理八世求饶了。教皇为了报复自己受到的耻辱于是去哀求土耳其人,希冀他们这些异教徒来赶走查理八世,可以想象教皇为了教廷的荣誉是可以忘却先前十字军东征时煽动起来的对穆斯林的仇恨的,必要的时候哪怕匍匐在穆斯林的苏丹首领之下。

   关于那个逼走佛罗伦萨统治者皮耶落的萨万纳罗拉,有必要讲一讲这个事件,从这个事件可以看清当时的意大利是个怎么样无秩序、无归属的混乱,随便一个什么人,不论是掌握些拿着兵器的人且还需要有凶恶面孔的雇佣兵首领或是一个晓得用阴谋手段且又会煽动市民的教士都可以成为僭主。

   萨万纳罗拉是多明我修会的修士,被后世称为基督教的宣教士、改革者和殉教者的人。他通过宣教而被佛罗伦萨的平民认为是很有才能的先知与神学家,在当时市民们对皮埃罗的美第奇家族统治深恶痛绝的时候,这个教士感觉到权利已经很接近他了,于是他开始煽动,他预言法国的查理八世将要远征意大利,其实他是通过小道消息得知的,一般平民都以为他得到神启,对他更是崇拜,他在攻击美第奇家族的同时还极力攻击教皇亚历山大六世,指责他的贪婪与无耻。他煽动佛罗伦萨人攻击并且暗杀美第奇家族的所有人,他还让手艺人担任行政官职,从而使他有如佛罗伦萨的护民官一样。

   对于萨万纳罗拉的行为,逃跑后的美第奇家族与教皇教唆历来与多明我修会敌对的方济格会修士去到佛罗伦萨对付他。这两个修会之间的仇恨比归尔夫派与吉伯林派之间的仇恨还要由来已久,还要深。多明我会修士来到佛罗伦萨后,开始在各个场合揭露萨万纳罗拉的假先知,假圣洁,于是两派开始相互攻讦。一个多明我会修士为了证明萨万纳罗拉的圣洁提出穿越火堆以来证明,另一个方济格会修士也提出要穿越火堆以证明萨万纳罗拉的不圣洁。于是这场空前的玩笑在“文明”的意大利,在但丁、马基雅弗利的故乡开始了。

   两个各自为自己修会攻讦对方的“仁义”之士站在了熊熊燃烧的火堆面前,周围是人山人海的佛罗伦萨市民,但是面对烈焰,两个人都胆怯了,身体斗如筛糠。他们都恐惧到了极点,都想在这个时刻逃跑,都想着在这个时刻来一场倾盆大雨。两人谁也没有敢往火堆跟前迈进一步,而是互相指责嘲笑对方懦弱。多明我修会的修士要求拿着圣餐面饼再趟火堆,但是方济格修会的修士们坚决反对,于是在这个问题上僵持,民众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开始嘲笑与起哄,由于方济格会修士们的煽动,事情开始不可控制,局势不利于萨万纳罗拉的多明我修会一边,民众们想抓住萨万纳罗拉,官吏们则逼迫他离开佛罗伦萨。萨万纳罗拉于是逃跑了,但是他没跑多久,便被拥护美第奇家族的人抓获,并被呈现给教皇与保卫美第奇家族的党派。于是他被审判,被刑讯,起初他还能坚持自己无罪,慷慨并且凛然。但是一番大刑伺候之后,他被迫承认自己是假先知,是骗子,滥用别人向他忏悔的秘密,利用秘密来胁迫别人,他在招供之后被推上了熊熊燃烧的火刑堆。

   伏尔泰是这样向夏特莱侯爵夫人评议这件事情的,他说,您会以一种怜悯的眼光来看这些荒谬的。残酷的景象吗?在古代罗马人、希腊人和蛮族人那里您都找不到相同的事例,这是曾经使人失去理性的最可耻的迷信和最坏的政体的结果。但是,您知道,我们脱离这种愚昧的状态时间并不长,并不是一切都已经弄清楚了。

   在马基雅弗利时代的意大利,人们对通过任何卑鄙的手段或无耻的阴谋获得权利不是鄙视而是赞赏,这一论断最适合用于教廷与教皇。当时的教廷不可能担当起统一意大利的重任,但它的存在无疑又阻碍了意大利的统一,同时教会通过自己的恶行教化坏了意大利人民。

   马基雅弗利在《君主论》中直言不讳的否定了一般公认的道德,他说,做君主的如果善良,就要灭亡;他必须狡猾如狐狸,凶猛象狮子。当守信对君主有利时,他表现的很虔诚,当不利时,君主比任何人都可以不讲信义。

   这就是马基雅弗利时期意大利的社会生态,在那个历史阶段意大利一方面有着全欧洲最文明的政治形态,最文明的生活形态,同时也有着全欧洲最腐化堕落的市民,最不讲信义道德的君主。

标签: 意大利历史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